新聞資訊
News
 
 泰昌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資訊-[泰昌新聞] 
黨徽熠熠閃光
————記售后服務人員楊俊明
發布時間:2014-07-30   瀏覽次數:4117  返回

      “結緣泰昌,因為緣分,奉獻電力事業,我心無悔……”采訪中楊俊明的言語中讓人感受到他的愛崗敬業精神和胸襟坦蕩、浪漫的氣質。楊俊明原是四川山村的一名村支書,如今成為泰昌一名優秀售后服務人員,其化蛹成蝶的背后故事動人心懷。

西北風雪夜的苦戰

      經過了多個工程的歷練后,2009年冬,楊俊明擔負起750千伏延榆線的售后服務重任。該工程訂單上萬噸,收貨是他的任務之一?;蹺鍤遣捎錳吩聳?,貨物到站時間不定,常有深夜時分接貨。

      西北的冬天寒風刺骨,來得特別早,對南方長大的他來說是一種挑戰。為方便接貨,他把落腳點租在貨運站附近。

      讓他記憶最深的是11月11日深夜,接到電話,他匆忙趕往貨運站接車,出門時大風刮得正緊,雪飄飄灑灑。等到了車站,車卻晚點。氣溫驟降到零下攝氏25度,暴雪鋪天蓋地,他凍得兩腳發抖,牙齒發出咯咯聲響。

      到達車站等了2個小時,貨物才進站,天氣再嚴寒,他還得辦理手續,把貨卸好。因為貨運站是以小時計費,超時加價,不及收貨將增加公司成本,直到第二天凌晨2點他才辦妥接貨事宜。 等他返回住房時,路上沒有一個行人,雪已積了兩尺多厚,還沒有停下的意思。他鼓起勇氣,深一腳淺一腳,摸索前行。風卷著雪花迎面撲來,讓他不能呼吸,不能邁步,他一步步往前挪動,跌倒了又爬起。平日20分鐘就能走完的路,他走了1小時?;氐匠鱟馕?,他整個身體都麻木了,像不屬于自己。

      這是他人生中見到的最大的一場雪,這場雪也深深地印在他的腦海,多年后他還“談雪色變”。

雪域高原見證奇跡

      “你走馬觀花,雪域高原風光,給人的印象是神奇美麗。只有當你長些時間待了下來后,你才能明白它的嚴酷?!崩肟ヂ厴蕉嗄?,楊俊明談起雪域高原的感受來還是刻骨銘心。

      2010年有“電力天路”之稱的國家重點工程——青藏-格爾木±400千伏聯網工程開建,泰昌鐵塔成為全國參建的五家鐵塔公司之一。泰昌中標的標段沿途多為沙丘戈壁地帶,地勢起伏不平,風沙天氣較多,海拔4500-5300米,含氧量只有平原地區的50%左右,是施工最困難的標段。

      公司組建黨員先鋒隊赴高原售后服務,楊俊明主動請纓。其實對于從沒上過高原的楊俊明來說,要長期扎根高原,何嘗不是挑戰。臨行前他在日記本上寫下這樣的文字:“我是一名共產黨員,進高原不辱使命。缺氧不缺斗志、缺氧不缺智慧、艱苦不怕吃苦、海拔高追求更高”。

      上了高原,高原缺氧、狂風暴曬、物資匱乏、溫差大等問題接踵而至,楊俊明應接不暇,好在他早有心里準備。

      讓他記憶最深的還是那年六月份,他應國網公司要求扎營昆侖山口,隨時應對鐵塔安裝過程出現的問題。

      昆侖山口天氣多變,白天立塔時,抬頭就看到昆侖山口不遠外海拔6000米以上的玉虛峰和玉仙峰,傳說那是玉皇大帝和玉虛女神分別在山峰上為自己修筑的一座冰清玉潔、俏麗奇美的行宮。兩座山峰亭亭玉立,銀裝素裹,云霧繚繞,形成聞名遐邇的昆侖六月雪奇觀。

      楊俊明領略了雪山的壯美,也感受到昆侖山氣候的殘酷無情,天剛剛還陽光猛烈,照在身上火辣辣的,忽然狂風大作,電閃雷鳴,飛沙走石,即刻又來場冰雹,繼而大雨滂沱。這樣的惡劣天氣,讓人膽顫心驚,防不勝防,對人的生理、心理極限是一種挑戰。

      在這雪域高原,楊俊明連續奮戰200多天,順利完成了售后任務。離開之時,站在昆侖山上看著一座座泰昌鐵塔屹立在高原之上,楊俊明心情格外豪邁,那種心情有誰能體會?

烈日暴雨下顯精神

      今年三月份,楊俊明又接過了    1000千伏浙福線工程的售后服務重任,匆匆趕往杭州富陽立塔現場。

      富陽的梅雨季節一過,就進入高溫酷暑季節,浙福線組立塔迎來了最后的攻堅階段,楊俊明的工作節奏更快了。

      7月16日,當天氣溫達37攝氏度,下午一點他收到2038號工地的電話:一小部件需他到現場補孔。楊俊明查看了資料后,背起工具包就往工地趕。

      工地在一個海拔500多米高的山巔,山體陡峭,坡度呈80度,山上樹木叢生,通往山頂沒有路。他只得手攀雜樹往山頂登。此時林中的知了叫得正歡,小鳥因他的驚動而飛竄出來……此時他沒有心情來欣賞。登上了山巔時他額頭上的汗珠直往下滴,衣服能擰出水來。

      然而,山巔植被早已因作業需要而被砍去,光禿禿的,地上堆放的鐵塔部件和電力陶瓷吸收了大量熱量,人站在山巔像進入了火爐。他顧不上這些,喝了幾口水,喘了幾口大氣,綁上安全帶、背上打孔機就登鐵塔。他打孔的位置在鐵塔的一百米的高處。此時鐵塔在陽光的長時間照射下像是烙鐵。

      他工作了十分鐘左右,天上忽然烏云密布,天暈地暗,對面的山都看不清了,豆子大的雨點打在他的臉上。楊俊明知道這里雨說到就到,于是他先下鐵塔,因為鉆孔機是電子設備最怕雨水,便找來包裝袋等東西把鉆孔機?;て鵠?。

      等他藏好機器,大雨已像瓢潑一樣,山巔無處避雨,他索然把衣服加蓋在鉆孔機器,自己任憑雨水澆淋。現場施工單位的員工笑他迂腐,不愛自己愛機器?!罷馓ㄗ昕諄?,跟隨我南征北戰一年多了,就像親密戰友?!彼難雜鍶么蠹倚牧槲徊?。

      一個小時后,雨停了,陽光又出來了,他揭開雜物,鉆孔機沒受到雨水的影響。他重新登上了鐵塔,按響了鉆孔機開始工作。

      自從擔負起售后服務工作,楊俊明四海為家,與家人聚少離多。妻子抱怨時,他卻擺出了自己的理由“多講奉獻,少講條件,因為我是一名黨員?!?,在平凡的工作崗位上他行動展示了黨員的風采,令人肅然起敬。

集團辦公室供稿

浙ICP備11009473號-1 ? 2013 TAICH.
All rights reserved.
捕鱼达人2经典版1.2.5 澳门玩骰子经验 北京pk10全天精准计划 正版森林舞会游戏下载单机 彩票大小应该怎么买 加拿大28大单小双稳赚 大乐透最新期预测 云南时时怎么玩 北京塞车计划网页版 51计划网pk10计划免费 北京pk10网上骗局 票吉林时时走势图 安徽时时直播开奖记录 靠谱的河北时时官网 时时彩最精准人工计划 赛车北京pk10有官网吗